粤11选5开奖直播: 第三十五章:霍璃的决断,最后的受益者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狂翻的咸鱼2 书名:黑巫师朱鹏_黑巫师朱鹏无弹窗_黑巫师朱鹏最新章节

山东11选5 www.r9mzn.cn     生命力这种东西,就像体力一样,当它充沛的时候常常令人不觉得重要,但当它消耗殆尽之时,一两个平??蠢春芗虻サ亩鞫蓟岜涞梦薇燃枘?。

    血火回春岛,金宫玉阶殿。

    那高高端坐于金宫主位上的欧阳老祖宗霍璃已经很老很老了,对于一位金丹宗师来说召出本命法宝这种事就像本能一样,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消耗,但由已经很老很老的她做来,却已经是搏命之举。

    朱鹏能够洞悉到这一点,因此在霍璃将那座本命法宝丹鼎召唤出来时候,他心中就已经在暗自戒备。

    霍璃并非战斗型宗师,她的本命法宝也不是什么大威力的攻防型法宝,但余力已经不多的她又不可能做出无意义无必要的动作。

    在白发红颜的老妇人将那丹鼎向前推动的一刻,一股巨大的?;芯陀可现炫舻男耐?,他刹那遁身出现在莫大先生身后处,无论怎么样,霍璃总不至于自毁长城把莫大先生干掉。

    华丽的金铜色丹鼎在飞移过来的那一刻就已经隐隐现出金红色泽,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感到危险,在场一位位金丹宗师施展防御术法或者召唤本命法宝回防,但当霍璃的本命法宝丹鼎轰然爆开的那一刻,四面冲击的炽焰洪流还是把所有人都打懵了。

    自爆法宝,这一招恐怕是仅次于宗师自爆金丹的狠辣一招了,苦心铸就,百年心血祭炼,很少有哪位宗师不希望自己的法宝传承于后世,流传给子孙,因此很多金丹宗师宁可自爆金丹也不肯自爆法宝。

    因为,真的是太让人心痛,太让人舍不得了。

    然而这一刻,欧阳家的老祖宗霍璃就充分展示了:“女人要是狠毒起来,基本就没男人什么事了?!闭飧龅览?。

    丹鼎爆炸,金红色的火焰风暴扩散,冲击波四面散溢,同时又因为之前那些魔修士布下的阵法,强烈的丹火无法宣泄扩散,又一次涌回来进行第二次伤害。

    温度实在是太高了,在爆炸的第一瞬间冲击扩散,无数的东海散修直接就在焰流中被烧得骨肉成灰,灰飞烟灭。

    在这金红光焰的反复焚烧之下,莫说是炼气、筑基境的散修,就连在场剩下的那三名金丹初阶的魔道宗师,他们也在最后的大爆炸中或者死去,或者重伤。

    这种时候重伤也和直接死去没什么区别,早就有所准备的莫大先生在霍璃推出丹鼎,众人退散回避的那一刻就已经祭起自己雪藏至今的本命法宝:金螯盾。

    一面厚实得外骨骼金属重盾悬浮在他面前,并且扩散开防御能量,这件近乎于纯防御类的本命法宝让早有准备莫大先生硬扛下了丹鼎爆炸时,最初期也最凶猛的那波冲击,同时也让他背后九火炎龙纠缠身躯的朱鹏获得了喘息之机。

    众所周知,在越是狭小的空间内,自内爆炸的威力也就同比越大,笼罩金宫的魔修士法阵不知几倍提升了丹鼎自爆的威力,但这一招的凶猛依然远远超越了欧阳老祖宗霍璃的应有极限。

    虽然一名老牌金丹宗师祭炼数百年的本命法宝自爆,威力理应不弱,但这横扫一片的威力也未免太离谱了,霍璃又不是什么强大的苦修之士。

    最后光焰与黑风法阵同时消散,整个金宫几乎因此完全被夷平了,绝大部分的海外散修死得连渣都未曾剩下,重伤而没被直接炸死的两名魔道金丹宗师被莫大喘息着上前,一人一剑补刀击杀了。

    “嗖!”

    一枚玉质灵玉飞遁上天,同样也被烧得够呛的朱鹏喘息着坐倒于地,他在法阵被破开的第一时间向宗门打出一张传讯玉符,即是像宗门汇报这里的情报,也是在隐隐威胁着现场残存的霍璃与莫大先生:别招惹我,我辈后是有靠山的。

    天涯镇海阁蓝染与欧阳红袖因为霍璃的有意庇佑,而在其身后免去一劫,虽然霍璃的实力在在场诸人中绝算不上强的,但她早有准备与应对性法门,因此面对刚刚那场大爆炸,她也仅仅只是形容略显狼狈,却尚可以保持自身风仪。

    “让两位上宗小友受惊了,此事过后,欧阳家一定会有所补偿的??瓤取笨人粤肆缴?,明显损失本命法宝也是令霍璃伤了元气的,但她依然还得支撑下去,因为围困金宫的法阵虽被破,但从此山高处向下方四周俯览,却可见处处黑烟,处处火光,明显那些魔修士也是带着各自下属来的。

    就在这时,服药之后略作调息,刚刚有所恢复的朱鹏眼瞳当中灵光闪烁,完美筑基天煞修罗功带来的阴极灵瞳,又一次被动运行起来,只见在那黑与白的世界当中,有道道浓烈至极的黑色烟气萦绕不散,下一刻重新汇聚于之前魔修阴阳的那件道袍之上……

    “小心,他还没”死透!两个字朱鹏还未及出口,黑色烟气就已经凝聚出阴阳的肉身,这种由死转生的法门明显对于阴阳的消耗也是极大的,复生的并非是刚刚那个雌雄连体人,而是一名面容狰狞至极的女修,她猛地扑向同样已经底力殆尽、措手不及的莫大先生。

    “你是我的,没有人能从我身边把你抢走,没有人!”任由被莫大先生反手一剑捅入体内,那残缺而畸形的女修嘶吼着吞噬四周灵气,下一刻:爆发,轰!

    因为也是身负生伤,哪怕是自爆金丹,威力也并不大,并且在阴阳的有意压缩下,丹火覆盖完全集中于她与莫大身上。

    漆黑色的厉炎恨火熊熊燃烧着,莫大在痛苦地嘶吼,阴阳在快意的狂笑,她就那么死死抱着莫大不肯松手,直到两人,两人全部都化为一堆难分彼此的焦黑为止。

    阴阳,这个家伙的仇,终究还是报了一半。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有余力插手,朱鹏若是在自己状态巅峰时期,还可以凭借高明的剑术将两人强行分开,但现在自己也五劳七伤,强行冲人家金丹宗师的丹火,真的是找死一样,霍璃上前两步,却被身后的蓝染一把拽住衣裙:这时候就别上了,以你现在的状态上去也不过是陪着一起死而已。

    回春岛惨案,前前后后死了数万人,上百位高阶散修,七位金丹宗师,象征欧阳府财富与显赫的金宫玉阶殿也在这场灾难中被付之一炬。

    对于此事,朱鹏只想说:真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恰逢其会被卷进去了而已,我也是受害者。

    死了那么多人,欧阳家是不可能不有所表示的,对于死去散修的家属要有补偿,对于死去各宗的弟子要有交代,对于此欧阳老夫人霍璃倒是处置得极为流畅,她几乎把欧阳家这些年的家底都搬空了。

    固然令人心疼,却也是极尽聪明的避祸之道,莫大先生死了,尽管海外流传着他以一敌六,同归于尽的威名,但欧阳家又不可能仗着这威名存世传承下去。

    有怎样的实力,就占有怎样程度的资源,这是天道至理。

    欧阳家此番散尽家财,不单单赢得一定程度的好名声,并且也将自己从一些强人的眼中剔除掉了,欧阳家剩下的那一点点东西不值得他们再冒着风险出手,而欧阳老夫人霍璃毕竟还是没死的,欧阳家怎么也没混到被几个炼气、筑基修士欺辱的地步。

    这一日,朱鹏被邀请到回春岛药园。

    欧阳老夫人霍璃与欧阳红袖都在那里,看到那银白道袍的青年男子前来,欧阳红袖的小脸唰得一下就红透了,今日的她似乎精心打扮一番,略施胭脂,分外美丽。

    “老夫人,这几日小辈忙于闭关疗伤,有失礼数了?!敝炫羯锨?,施礼之后这样言道。

    灵石、灵丹不缺,朱鹏修炼又没有什么瓶颈状态可言,经历前段时间的一番打磨苦战后,叠加上这段时间的修持,一身真元法力修为再次精进,虽然还未到,但距离筑基后期已经不远了。

    以朱鹏的五行灵根资质,再加上他对于自身根基的疯狂打磨与牢实,有这样的精进速度已然是显得非??膳铝?。

    “年轻人能静下心来,狠下苦功夫打磨自己,这是天大的好事。我当年若是能有你这样的刻苦,此后的许多劫难也许也都不会发生?!彼档秸饩浠笆?,霍璃的眼神中划过一抹哀思,她又一次想起了莫大先生,百年陪伴,百年相护,然而这个誓言一生陪伴自己的男人却如同先夫一样,终究还是先自己一步离去了。

    ……………………

    “哎,今天大好的日子,我们都不要再谈这些事了。来,你同我来,来陪我看一看这片药园如何?!崩戏蛉死胖炫舻氖终?,带他漫步于回春岛欧阳家的大片药园之上。

    回春府欧阳家始于欧阳烈,以丹药炼制之道起家,要炼丹自然就不可能没有药园,欧阳家千里药园培植,各种灵药交叉种植恍若布阵,漫步其间闻嗅药香与花海,蔚为壮观令人心怀大畅。

    “鹏儿,你看我欧阳家的基业如何?”

    “多少代人的辛苦培植,几乎是可以建立起一中型宗门的雄浑基业了?!敝炫粢虏獾交袅б凳裁?,略作思考,却并不停顿的回答言道。

    “鹏儿,你看我欧阳家的女儿如何?”牵过身旁红袖的晶莹小手,霍璃将小脸通红几乎抬不起头来的欧阳红袖拉到近前。

    “……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倍家丫讶思页愿赡ň涣?,莫大先生的前车之鉴啊,此时此刻朱鹏敢乱说什么其它的?

    “这三千里药田,我分你一千里,欧阳家的女儿,我作主嫁给你,称心如意否?”

    “……谢老大人?!本」茏约赫枷绿齑蟮谋阋?,但朱鹏心里很清楚,这不是下嫁女儿,这是资产重组。

    虽然理论上讲,回春岛欧阳家居于东海,更应该投靠天涯镇海阁才是真的稳当,但欧阳老夫人霍璃人老成精,她知道回春岛离天涯镇海阁这庞然大物实在太近了,贸然投靠过于真的可能被人家一口吞掉,然后迅速消化掉。

    相反,回春岛对于居于幽州中部的元始魔门意义更大一些,这是元始魔门势力在东海的一个支点,只要成功投靠过去,元始魔门必然会加大力量投入,并且因为空间距离较远,元始魔门想要消化掉欧阳家也不容易,这事实上才是最为有利于欧阳家的一种选择。

    同时,搭上了朱鹏这条线就等于搭上了与金丹剑修叶轻眉的关系,虽然那千里灵田药园号称是给朱鹏的,是欧阳红袖的嫁妆,但这笔利润实在太大,朱鹏个人是吃不下的,至少目前还吃不下,首先必然要分润宗门,然后是叶轻眉,再然后才是朱鹏,至少在自身晋升金丹宗师之前,这一点不会有什么变化。

    对于回春岛搭上元始魔门一事,天涯镇海阁事实上是乐见其成的,幽州三大宗三足鼎立,但他们同时也彼此需求,天涯镇海阁允许元始魔门在自身势力范围内设立据点,元始魔门在幽州中部同样也会投桃报李,也唯有如此资源才能有效共享,而不至于出现恶性竞争乃至于内部消耗情况。

    能够修炼至元婴老怪的修士,没有一个头脑不清醒的,普通修士不知道,但已然处于此世界高层的他们对于大破灭、大灾难也即是位面降阶的事情却非常清楚。

    下位面,也即是修真文明记录中的魔界,广阔、荒芜、残酷,寻仙世界掉落到下位面刚刚千年时间,以世界位面的角度而言,这个时间还不算太久,因此天地界膜还隔绝着魔界的侵蚀,但如果不在这最后的时限时间内将世界拽回中位面,万劫不复的毁灭终会降临。

    事实上,寻仙世界已经有许多地方出现魔界侵蚀现象了,同时整个世界的资源也正在枯竭,陷入恶性循环中,现在整个文明的主题绝不再是什么彼此之间的争锋了,而是赶紧出几位化神境的修者,身证已道,把世界位面拉回到中位面才是正经。

    绝大多数文明如果堕落到下位面,绝大多数当时直接就毁灭了,而无论修真/修仙怎样的称呼,他们对于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的平衡都做得更加完美些,因为平常保养的好,因此修真/修仙侧文明世界坠落到下位面后,天地界膜还有一个承受消化的缓冲时间,而不是直接的崩散一地万劫不复。

    半年之后,东海之上,一支灵梭高速飞遁穿行,分海裂云。

    一名站立在海面木舟之上的蓝衣女子看到灵梭出现,松了一口气,直到那银白道袍的男子收回灵棱缓缓降下时,蓝染方才理了理头发,有些没好气的言道:“温柔乡,英雄冢,我还以为师兄这段时间被红袖那小妮子吸成人干,已经无力前来赴约了呢?!?br />
    “事关蓝染师妹,师兄哪怕被抽成人干,爬也要爬过来。这里,就是那处深海绝域的入口?”银白道袍的男子也就是朱鹏,他双目当中幽蓝色的灵光隐现,扫视一下四周,这样问道。

    “嗯,就是这里。那处深海绝域似乎有多处入口,师兄在里面恐怕会遇到一些散修乃至于东海水族,如果可以的话……请尽量不要留下活口?!?br />
    “东海水族也就罢了,毕竟种族不同,互为食粮,对那些散修也要一概杀无赦?”

    “师兄有所不知,像这一类的深海绝域,几乎肯定是水族先发现、进入的水族相对更多,在这样的环境里人族是处于劣势地位的,因此万一碰到散修,十个里有九个是已经投靠东海水族的叛徒,若是不杀,会招来更多水族围攻的?!?br />
    对于蓝染的话,朱鹏并没有回答,抵达深海绝域之后,碰到具体情况自己自然会具体分析,对方的话可以作为参考,但却不可以作为自己做出决定的依据……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讲,如果蓝染说的的确是真的,那么她自己也有极大的嫌疑,作为天涯镇海阁的弟子把作为元始魔门弟子的自己卖给水族,这毫无疑问是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的。

    登上木舟盘坐调息,当时间到深夜时分时,这片海域上突然间出现无风的波澜,渐渐的,那波澜涌动越来越剧烈起来,最终形成一道水漩涡直通一片黑暗。

    朱鹏与蓝染在木舟之上站起身形,他倒是不担心蓝染会阴自己,除非这下面是一位元婴老怪或者十数位金丹宗师,不然自己怎么也逃得上来,而一位元婴老怪或者十数位金丹宗师……杀头的买卖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做,蓝染若是真有这样的人脉力量,要杀自己的方式实在太多了,没必要选现在这种最不聪明的。

    “师兄,我先走一步?!奔莱鲆槐渡姆山?,蓝染飞踏而上向着那深海漩涡直冲而下。

    见此,朱鹏也身化一抹光虹紧紧跟随下去。

    ……………………

    当四面八方的水流收拢,在一阵不可抗力的作用下,朱鹏与蓝染全部都被卷入进去,恍然间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当朱鹏恢复自身清明的意识时,发现自己漂浮在水面上,外面已换了人间。

    (水都从海水变成淡水了,看来的确是一处绝域小位面。)拍水起身,当落地之时朱鹏一身的衣袍已然变得干燥,只是他四下注目扫视,却并没有发现蓝染的踪迹,也不知道她是被瀑布之流冲击到哪里去了。

    漫步于密林之间,扫视着四周的古树,朱鹏并不会刻意为自己开出一条道来,这片绝域密境内并非只有自己一个人,胡乱留下任何讯息都可能带来巨大的麻烦。

    (从这些古木来看,的确是至少有数百年时间的原始丛林了,这样未经开发的环境下的确会有稀缺的矿物与草药,只可惜与蓝染失去联系,不然可以直接去找青金石了。)朱鹏现在就需要为自己的本命法宝准备材料了,事实上这也是绝大多数金丹宗师的必然做法,不然晋升宗师之后无法炼制本命法宝,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会比同阶修士弱上许多,是最虚弱时期,只是因为本命法宝的珍贵,能够在筑基境就收集齐材料的修士少之又少。

    这一点朱鹏倒是有着极大的优势的,宗门许他可以开启宗门库存使用炼材炼制本命法宝,这样绝大部分材料朱鹏都不需要自己费力去寻找了,只是青金石这种几乎已经快绝迹的东西,还是要自己准备,它的加入会极大提升本命法宝的灵性品阶。

    朱鹏本身就是炼器宗师,若是他连给自己炼制的本命法宝都不能达到顶级,那可真的是砸招牌了,出门都不好意思同其它器宗打招呼。

    就在朱鹏穿梭于林荫树木间时,两头长着鱼脑袋的类人生物驾遁光飞行而来,如此鲜明的种族特征,直接让人就可以判定它们就是与天涯镇海阁厮杀久矣的东海水族。

    事实上这原本是一个很强盛的族群,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幽州东海的形势都是妖兽与水族强盛,而人族修士势力实力衰弱,那个时候东海水族可是没少欺辱压榨沿海区域的人类与修士,即便是东海大宗天涯镇海阁也只能据护宗灵阵死守,好生凄凉。

    沿海之民,也没少因水族口滑,而被吞噬生啃的。这种情况直到两百年前厉若海横空出世方才逆转,当然,在修仙世界基本上没有一夜成名这种事的,厉若海天纵之才之名,早就在百年前就已经传播开了,只是那个时候还是在东海修士界不范围传播。

    厉若海当时与天涯镇海阁阁主独子水若云,并称为双杰,区别在于水若云是再标准不过的仙二代,自身资质出众,资源丰富也肯努力,而厉若海则是沿海渔民家的孩子,若非是拥有灵根资质,同水若云相比就如同天上的云彩与地面上的黑泥一样,真的是天差地别。

    并且,与水若云的单属性水灵根相比,厉若海是土水双属性灵根,五行之中,土破水行,拥有这样彼此相克的灵根,还莫不如拥有相生的三重灵根,每天修炼的五分之一真元量全部都要被土行灵根破去,一天的五分之一没有多少,一名修者十年、百年苦修的五分之一,就非??膳铝?。

    然而英杰天生就是与常人不同的,厉若海因为每天要损失五分之一的真元法力,因此反而比旁人更勤奋、更刻苦、更用心的日复一日苦修,在修炼上厉若海谈不上天才,中人之资而已,但沿海一代生存空间与资源的争夺从未断绝过。

    修者何等的高傲,天与地争命,又怎么肯向东海水族低头,就是在那日复一日的流血冲突中,厉若??植赖恼蕉诽旄辰ソフ孤冻隼?,几乎每次战斗他都能立下功勋,获得相对更多的宗门奖赏,破灵根的先天资质劣势被他硬生生得补回来了。并且因为每日都要被土行破掉五分之一的真元法力,厉若海的一身玄水真功修得比其它同阶修士更深湛、更精纯、更体悟入微,因为他每天都要比别人多修炼五分之一的时间才能赶上正常的进度。

    后来,当厉若海晋升筑基境时,哪怕是当时天涯镇海阁的阁主都按不住他了,他初时不如水若云,二十年后与之持平,五十年后厉若海先水若云一步丹成上品。

    一辈子都是天之骄子,几乎没经受过什么挫折的水若云心神受到冲击,二十年后丹成中品,事情到这一步时,哪怕他父亲是天涯镇海阁的当代阁主也没什么用了,十年之后厉若海在宗门长老的支持下接掌天涯镇海阁,开始率领东海各大宗门向东海水族发动反击。

    那又是一场长达一甲子的疯狂绞杀,东海海水成血水,厉若海也是在这样的厮杀当中碎丹成婴,后来的事情就是世人皆知的,厉阁主以《镇海八法》以一敌八,浴血决战四十九日单人打爆东海水族八大元婴境大祭司,一战一举将东海一族高层战力覆灭殆尽,也是那一战,打出厉若海幽州第一强者的威势。

    同时,幽州三大宗势力实力对比也发生逆转性变化,原本一直都是幽州老大哥宗门的元始魔门,遭遇有史以来最强的地煞幽冥劫,高层战力几乎损失殆尽,一下从最强宗门跌落为三大宗门中的最弱宗门。

    而原本是幽州三大宗门中最弱宗门的天涯镇海阁,一跃而上成为第一,不仅仅是以厉若海为首代表着的高层战力而已,同时也是天涯镇海阁在击溃东海水族后,虎踞东海而疯狂跃升的综合实力。

    自天涯镇海阁威压东海的这百年时间里,东海一域的人口规模上翻近二十倍,当然并不是本地人疯狂生的,而是海洋资源在充分开发后,凡人自然而然会汇聚过来。

    虽然相比修者的力量,凡人的力量不值一提,一名筑基境修士的力量都可以毁城灭军,肆意杀戮凡人,这是其它文明体系下传奇阶职业者才有可能达到的力量,但修真文明体系下,二阶筑基境强者就可以达到。

    但无论再怎么不屑,只要脑子正常的修者都知道凡人是修真世界的基础,当凡人人口数量上翻二十倍时……也幸好,天涯镇海阁的力量不可能同比转化上翻二十倍,不然幽州恐怕也就没有三大宗门了。

    厉若海执掌天涯镇海阁,极力压制着宗门力量的过分横向发展,执行精英化政策,这导致的后果是东海一带开始散修与小宗门林立,天涯镇海阁最低也只收双灵根天赋的孩子,甚至像厉若海当年那相克“破灵根”的都不要。

    但对于许多中小型宗门来说,这是不错的好资质啊,三属性灵根、甚至四属性灵根也要得。再到散修时,那就更是有灵根资质就行了。

    厉若海有大局观,有俯览整个位面世界的高度,但天涯镇海阁的力量依然在急剧膨胀着,兵强马壮却利刃空挂,这就是天涯镇海阁目前情况的最佳写照。

    东海水族虽然始终存在着,但相对来说已经不再是心腹之患,并且它们深居大海,进可攻,退可守,想要全灭扫平,本身也并不现实。

    在那两头鱼头人身水族遁光离近之时,下方丛林当中突然涌出一条由翠绿色树叶组成的巨龙,它在席卷之间一下子就将两名鱼头人给压下去了,下一刻大地波澜动荡,两名实力上大概有二阶的筑基境鱼头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自身就被镇压在土石之中,就仅仅只有两颗鱼脑袋露出来。

    “怎么回事?人族,人族修士来袭……”

    “放开,放开我们?!?br />
    (也难怪东海水族有本事和天涯镇海阁厮杀多年,甚至厉若海都不能彻底清除它们,这些家伙一个个天生的法体双修体魄,如果是寻常的人族筑基境修士,被我这土流江河一镇,基本上不死也重伤了,骨头与肌肉都要被大量碾碎,而它们身上的伤却并不重,更多的还仅仅只是被封禁住了,我这可是属性相克的术法啊。)思索间,一脚踢晕一名鱼头男,手掌伸展,霸剑蛮龙钺就顶在另一名鱼头男的额头上。

    “你最好配合的告诉我一些附近的情况,第一我可以自己查证,第二一会我会问你的同伴……说实话的可以活着走出去,而说谎话的……会成为我今晚下酒的鱼头汤?!贝蟾旁诙种雍?,朱鹏走出密林,此刻他对于这处密境绝域已然有一个大体的了解了,这里面是什么遗迹探索区域,附近根本就有一个东海水族的部落。

    东海水族是一个统称,事实上内部种族划分也是颇为复杂的,有一些水族可以海洋产子,而有一些则必须陆生,这里则是东海水族的一处大型孵化基地。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道无疆 官仙 无尽剑装 末世变硬金刚 抱紧饲主大人 冷妃要休夫 探穴师之诡局 鬼眼 游戏四万年 重生之碾压万界 胭脂玉暖 超仙传 天使的秘密 终焉领主 无限异面之恐怖故事 变身魔物娘 娱乐足篮球 重生之大唐逍遥王 依傍竹林乐逍遥 村野小农民 罪无归路 凰惊天下:殿下,别傲娇! 败家神豪
  • 三颗迄今最年轻行星现形 2018-10-22
  •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2018-10-21
  • 拼多多:你的梦想难道是成为下水道吗(原创首发) 2018-10-21
  • 中国电信安康分公司60家智慧家庭便民服务中心盛大开业中国电信安康-最新活动 2018-10-21
  • 四个"记者团"与一个"培训班"的故事 2018-10-20
  • 闸口上安家28年 他守护着乌伦古河 2018-10-20
  • 土耳其机场恐袭主谋曾被俄通缉 获欧洲保护13年 2018-10-19
  • “四大发明”是什么制? 2018-10-19
  • 墨玉县发展农村电商破解脱贫难题 2018-10-19
  • 江苏如皋一工厂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官方:严肃追责 2018-10-19
  • 招聘启事丨西部网诚聘新媒体编辑记者、实习编辑等人员 2018-10-18
  • 风水神话的回帖除了对我的攻击以外吗,别的还有什么吗? 2018-10-18
  • 海南将与香港携手开拓国际客源市场--旅游频道 2018-10-18
  • 承载历史使命的 “乡村振兴”,城乡共同参与 2018-10-17
  • 端午话药浴: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8-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