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11选五: 第三十章:善恶的彼岸,乱将至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狂翻的咸鱼2 书名:黑巫师朱鹏_黑巫师朱鹏无弹窗_黑巫师朱鹏最新章节

山东11选5 www.r9mzn.cn     不死帝国西海岸的那场巅峰血战,前前后后战死陨落近二十位半神,上百位圣域强者,两位大陆十强者之位易主,造成的影响与波澜即便在事件发生的五年之后也远远没有完全平复下去。

    资源、势力、地盘这些都是以实力为准绳切割划分的,在不死大陆的原有格局当中,圣域强者就已经是可以视之为稳固靠山的存在了,半神强者更是可以承其庇佑十几代人,神明般存在。

    然而一场惨烈血战后,这么多的“神明”、“靠山”或者死亡、或者崩塌了,大陆上的资源、势力、地盘自然因此全面大洗牌,但旧日的强者倒下,自然就会有新出现的强者崛起,他们会借鉴并弥补失败者的错误,吸取他们的优点,进而变得更加强大。

    在血战五年后的一天,绿荫原野风景美好如画般的荒郊古堡内。

    噗通!

    一名黑发黑瞳身材匀称强壮的男子,他张开双臂一个纵身跳入花园游泳池内畅游。

    在光色淡蓝的水池中,男子周身流线型的坚实肌肉在温暖阳光照射下,反射出饱含着强盛生命力的淡淡光华。

    经过长达五年的修养,不仅仅让自身的伤势完全恢复,更令这具身体的修为更进一步,充分吸收了在之前血战中所获得的个人资粮。

    更为重要的是,配置不死草的强力魔药辅材也已经寻找齐全了,过段时间完成魔药的配置后,自身修为将获得更进一步的增幅强化。

    游泳池中,朱鹏以自由泳的姿势缓缓划着水,狩龙猎手团在这处秘密基地的所有用水全部来自于一处地下温泉,富含着丰富的矿物与生命养分,长久用于食用、洗浴,是真的可以滋润身体的。

    在游泳池的边上,一位穿着白色半透明连衣短裙的美丽女人仰躺在一张实木长椅上面。

    她是大陆少见的,与达秀-维克托一般的黑发黑瞳,连衣裙下显露出细嫩白皙肌肤显得有些微微耀眼,黑色长发流苏般向后散开并垂下来,就好像最上等的绸缎,反射黑亮顺滑的光泽。

    这个美丽且又有些冷漠的女人翻看了一会书,然后合上它将之放到一旁,尽情享受着日光浴与美好的闲适。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伴随着“哗啦”一阵的水响,朱鹏自游泳池中爬出。

    身后自然有仆人将池水放尽然后重新补充满新的池水,那强壮的身躯上还有大片的水珠不断滑落滴下,他走到影的一旁,拿起桌上的饮料仰头喝下小半。

    “自由掌握自己生命的时光如何,是否如你预想中的那样美好?”目光有些放肆得注视着那连衣裙下每一寸美好的肌肤,影作为半神生命体,已经活了数百年之久了,但她的肌肤却犹如二八年华的少女般完美无瑕,可身上那种冷漠完美的气质,却又不是一般貌美的少女能够比拟的。

    “这个,就不劳您操心了?!毖鎏勺诺挠罢隹劬?,平静得看了面前的男子一眼,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在自己的胸口腰身上长久停留着。

    “怎么?那两头小雏犬这么快就玩腻了,就那么想和我上床?”

    “你也并不介意不是吗?我们只是遵循血脉深处的呼唤……或者你更喜欢用龙的形态,我倒是不介意?!毖矍罢飧雠撕诜⒑谕?,容颜清丽绝色,气质冷艳,的确是太符合自己的审美观了。

    最重要的是,她的这段时间正处于崩坏放纵期,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想玩,再过一段时间等她弥合心灵破绽稳固住心境,再想拉她上床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这两年来,并不是没有和眼前的达秀-维克托上床过,知道他的确能给自己带来莫大的放松与享受,回忆起那销骨蚀魂的滋味儿,影清丽的俏脸上红晕蔓延,但她却终究没有用力推开那压上来的沉重身躯,或者说,这个时候越重,越好。

    生命阶位越高,体魄越强壮、气血越雄浑,折腾得时间自然也就越长久。

    月光之下,看着躺椅上横陈着的,那比白玉更洁白美好的躯体,沉浸于极致快感中的朱鹏,他脑海中闪过的却是类似于哲学思辨一般的问题: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恶龙,它每年要求村庄献上大量的财富与一名美貌的处女。

    这个村庄曾拒绝过,抗争过,但凡人又怎么可能斗得过龙的伟力?除了更多的死伤与损失外,反抗毫无意义。

    终于,有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位英武的剑士,他在听闻此事后拔出自己的宝剑前往恶龙的巢穴,恶龙很强大,但剑士的剑术也很高强,在堆满金山银海般的龙巢当中,他们缠战厮杀很久很久。

    伴随着一声哀鸣,恶龙终于死了剑士的剑下,它的血浸透了剑士满身。

    剑士疲惫得坐在恶龙的尸体上,终于放下了一直紧紧绷着的心神,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注意到了满地堆积的无尽财富,终于注意到了龙巢里那些瑟瑟发抖的美好少女……

    坐在恶龙尸体上的剑士,他的皮肤上蔓延生长出层叠的鳞片,他的头颅上长出顶角,身后延伸出尾巴。

    在最终,他变成了比上一头更加强大的恶龙!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拥有影龙的血脉,影的战斗力原本是很强的,在各个方面上,但她这一生也没经历过几个男人,同朱鹏这样万花丛中过的大师级老手完全无法相比。

    第一次时,看着影身下流出的血朱鹏还一脸懵,完事后才知道影在两百年前是嫁过人的,只是凡人的寿命又怎么同半神的寿命相比,在那个男人之后影就一直保持着单身,以至于***居然又长出来了。

    从生理学角度讲,这层膜本身是有抵御病菌侵害的正面积极功能的,因此如果长期不使用,女方体质又足够好的话,的确会二次生成。

    在将龙女弄昏过去后,朱鹏为她披上一层薄巾,将她送回到自己房里,柔软的大床上。

    影凭借龙女的体魄与坚韧,也不过让自己吃了个半饱而已,好在城堡的地下室还有两只可爱的小雏犬在等着呢。

    想到这里,当这个男人来到地下室打开房门,看到不着寸缕被封印力量锁在这里的米娜、米琪两姐妹时,朱鹏笑得更开心了。

    心神意志更加坚韧的米琪还未曾完全屈服,但作为猎杀射手的米娜却已经完全臣服了。

    为检测她的忠诚,朱鹏在完美宣泄释放自身的**后,让米娜穿上略显暴露的衣服跟随自己来到了城堡的最下层根基处。

    在这里翻滚的火焰岩浆流淌着,四面八方环绕着层层叠叠的魔法阵,而昔日以霸道剑术纵横天下,横行一时的“龙刃”怒瑞则被一根根符文铁链紧紧束缚着挂吊。

    搂着米娜上前,注视着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不小麻烦,此时此刻依然怒吼如雷咆哮不休的男人,朱鹏也是略有些感慨:“你认为你已经给了所有人最好的,但你忘记了,你眼中的最好,在他人眼里可是未必?!?br />
    事情,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那一次海神辛德拉,以自己的魔宠化身现世,若非是她太狂妄也太贪心,以神祗化身降临的力量,目前状态下的朱鹏也只能选择退走,过程中恐怕还要负不轻的伤。

    然而在与狩龙猎手团的联手下,双方拼了一个两败俱伤,与当年朱鹏所处的诸神世界不同,拥有整个瀚海的辛德拉可是这个世界信仰神明体系中第一梯队的存在,并且它并不是本尊被宇宙风暴扫落神国,而是以一种绝对安全的状态全力施展着自身力量。

    一场大战之后,双方都受到重创不得不罢手退走,自身因为意外与影一同被冲到一处荒岛,然后……当时是敌对状态,自身又身受重伤,更何况影也受着重伤,在多方面事态的考虑下,朱鹏OOXX、XXOO采补了对方。

    当然,如果说朱鹏凭借自己的偶像颜值、绝世床技,直接把影OOXX采补傻了,直接阵营立场转换到朱鹏这一边,那也是很不现实的。

    事实上一开始时失去贞洁的影恨朱鹏恨得咬牙切齿,然而在主场优势海神辛德拉的疯狂追杀下,两人为求活命又不得不联手互救。过程中憋一肚子火的朱鹏找到机会又OOXX、XXOO女刺客几……十……轮。

    小资疯子张爱玲曾说过一句大实话:“男人通往女人灵魂的路是**”。

    在朱鹏这种“反正你奈何不了我,我就反复上你”的手段下,一段时间后,两人的关系终于升温到一定程度。

    ……………………

    在一次其中一方似乎挣扎了,又似乎没挣扎的折腾之后,影突然对抱着自己的朱鹏说出一句埋藏在心底里不知道多久的话:“你帮我杀了怒瑞吧?”

    当时听到这句话时,朱鹏也是懵逼的,毕竟人家是几百年生死与共的交情啊,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而心里虽然很懵,但表面上朱鹏却不动声色的答应了。事实上,如果朱鹏当时出现任何诧异,不确定等等神色,很可能就将影心底里的阴暗压回去了。

    然而朱鹏的神情显得很淡然,这让在几百年心理压力下,心态已经有些畸形的影,觉得自己的意愿是正常的。

    作为巫师世界的最顶级谍影,朱鹏本身也是极高明的心理学专家,虽然他没去考取什么资格证书一类的东西,但作为顶级谍影这是比较基本的素质。

    在一段时间后,朱鹏渐渐弄明白了影为什么会想杀掉“龙刃”怒瑞了,因为龙族的兽性本能在侵蚀着她属于人类的心灵、意志、灵魂。

    身体与灵魂是一种互为影响的关系,有些人可以做到腹有计书气自华,而有些人则因为自己的容貌而显得低落、自卑,极度痛苦不堪。

    狩龙猎手团的团长怒瑞太坚信于自己与自己队员心灵的坚强了,他一生中所作过的最错误选择,恐怕就是让自己的同伴每个人都进行了多次龙血转化,这个决策在为狩龙猎手团带来巨大力量的同时,也几乎毁掉了他们曾经珍视的一切。

    首先就是怒瑞他自己,金龙之血在带给他巨大力量的同时,让他变得聪明、敏锐……霸道并强硬。

    怒瑞犯了一个当年朱鹏也同样犯过的一个错误,他为所有人都做出了最好最正确的选择,然而事实上,这种主观的、强迫的,不容他人置疑的最好最正确选择,带给其它人巨大的压力。

    “龙刃”怒瑞完全沉浸于对龙族的无限复仇当中,狩龙猎手团一开始可不仅仅是五个人的,事实上他们五个仅仅只是在那数百年战斗中最后活下来的五个而已。

    在狩龙猎手团还不是狩龙猎手团的时候,影的爷爷,曾经怒瑞的老团长,把整个雇佣兵团经营到两百多人的规模,影是在团里叔叔、阿姨的教导与宠爱下长大的。

    如果不是怒瑞这个偏执的疯子,雇佣兵团也许就不会在巨龙的火焰中覆灭,影也许就不会成为龙祸遗孤。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影的后半生毕竟是怒瑞照顾长大的,那么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仇恨的仇恨也许就被强压忍下来了。

    然而狩龙猎手团内部的分歧还不仅仅只是这样而已,作为一支半神、巅峰圣域强者组成的团体,这个组织的钱事实上早就攒够了,富可敌国也许还谈不上,但足够团里几个人分一分奢侈享受几百年的幸福生活了。

    然而怒瑞的愿望是和巨龙战斗到死……或者说,没有这样的偏执他也许也走不到今天。

    但是你愿意和巨龙死磕到底,你自己去,你裹挟着所有人陪你一起参与一场几乎看不到最终胜利希望的厮杀,未免就过分了。

    狩龙猎手团不是没有成员提出过,退出任务,乃至于与巨龙和解,至不济从此隐姓埋名换个身份过平静的生活总行吧?

    然后,那名队员就被怒瑞亲手格杀了。

    当时的怒瑞处于一种眼瞳异变为龙瞳,目光透出金芒的不正常状态,同时整个狩龙猎手团被龙血侵蚀异化的可不仅仅是他而已。

    突击剑士德猜强化的是黑龙血脉,刺杀者影强化的是影龙血脉,虽然这都是最为适合他们能力倾向的龙血强化系,但无论黑龙还是影龙,都会对金龙血脉的强势压制效果感到不适。

    百年之后,影就像一个被自己强势霸道父亲控制着的叛逆少女,她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知道理智来讲自己不应该怨恨怒瑞,但恨就是恨了。

    因此,当遇到朱鹏时,当从身体到心灵都尝试过极限放纵的滋味儿后,影在某一日突然说出了那句埋藏在心底里,已经不知道多久多少年的话。

    她不想再跟着怒瑞和龙族死磕下去了,她想过一点正常人的生活,哪怕……过一头正常影龙该有的生活,那都会让她感到自在。

    在分析清楚影的心理变化之后,朱鹏也基本把握了德猜、米娜、米琪各自的心理问题,然后他就可以比较放心的“帮助”影了。

    为自己而战,自己赚到的钱可以纵情享乐尽情的花,而不是被某个人裹挟着以某种大义之名,无止无休的酣战至死。

    (杀了怒瑞,也许一开始你会觉得很舒适,很放松,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束缚,但那毫无限制的束缚,最后会让这天空和大地都成为你的牢笼,人这种生物啊,必须要给自己设限,才会感受到真正的自由自在的。不然,很快就会陷入迷茫。)朱鹏是武当纯阳宗,道家最正统的嫡系出身,纯阳仙心的当代大成者,对于哲学、心学方面的思辨深度,诸天少有可以与之比肩者,这也是朱鹏可以凭借自己并不怎么出众的资质,可以一路攻坚克难前行而今的最大倚仗。

    朱鹏洞悉了影乃至于整个狩龙猎手团所有人的心理问题,但他却并没有着手去帮助影解决问题,因为心理有问题的不仅仅是影而已,整个狩龙猎手团所有人心理畸形的根源在于团长怒瑞这个家伙。

    在海岛之上,通过双修秘术快速恢复状态的朱鹏与影设下陷阱,联手格杀了辛德拉的大海怪,将这位神祗的化身打灭,这样连辛德拉的本体都受到了重创,她投射下来的力量未免太多了。

    在搞定辛德拉后,朱鹏与影又吸引来狩龙猎手团,并借着怒瑞对影的信任,将之重创。

    整个狩龙猎手团一共就两位半神,一个怒瑞,被影暗算重伤,最后剩下的三个圣域还能做什么?

    黑龙德猜在毫无翻盘希望的生死压迫下,明智得选择了屈服,米娜、米琪被黑化的影抓起来,送给朱鹏,对于这样的大礼包朱鹏当然是不会拒绝的,两头银发的银龙血脉小美女,还是朱鹏最喜欢的双胞胎,不锁在地下室里好好地蹂躏……我是说好好地疼爱怎么行。

    从不死帝国西海岸返回后,朱鹏放出的风是达秀-维克托击杀了怒瑞,同时收编了狩龙猎手团,改名为不死魔剑团。

    名字很三俗,但反正是随便起的,也就无所谓了,更何况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死魔剑团一名大陆十强排名第五的“不死魔魂,腥红执行官”一名半神刺客,三名巅峰圣域,这样的丰富内涵,绝对足以让人无视其过于草率的命名。

    之所以透出这样的风声,是朱鹏担心自己完全消化这次血战带来的资粮后,出关发现整个维克托家族都已经被灭了,如果是这样局面就很难看了,毕竟自己答应过达秀-维克托让其家族站在不死大陆的巅峰。

    如果维克托家族被全灭,自己还要花大量时间搜索凶手进行复仇,这样就属于本来没事,硬给自己找事了。

    在隐蔽古堡的最深处地下石室中,朱鹏搂着已经变得很乖巧的米娜来到怒瑞的面前,听着他中气十足的咆哮声。

    “影呢?影在哪里,她为什么不来见我,为什么要背叛我?”

    “……还不明白吗?人心就像指间的沙一样,越是用力便越是会溜走,而你抓得实在是太用力了,你的存在,让所有人都感到喘不过气来?!笨醋虐肟罩斜恢浞ㄌ词?,不断抽取能量的家伙依然在咆哮不休,朱鹏摇摇头飞了过去,来到怒瑞近前。

    “你啊,实在太不了解龙族,也实在太不了解女人了。如果你有下辈子一定要记住,爱一个人绝不是在极度的压缩后,又毫无底线的信任对方。而是不给她任何背叛你的机会,就像我现在做的这样?!钡陀锛?,朱鹏的左手突然凝聚出一股强大的骨炎剑气,伴随着他的爪势直接贯穿怒瑞的小腹,朱鹏并没有击杀对方,这样好的能量源轻易击杀未免太奢侈也太浪费了,他仅仅只是破坏了他周身筋骨、经络,虽然对于半神来说这样的伤势是可以恢复的,但因为朱鹏的骨炎剑气特性与他此时的状态,这伤势没个几百年是恢复不了的。

    因为朱鹏的这一爪,他背后的米娜软塌塌得跪倒满脸绝望之色。朱鹏并没有回头,但他却似乎察觉看到了一切,嘴角间有笑意绽放。

    ……………………

    在彻底灭了米娜、米琪以及德猜还有可能存在的反抗之心后,朱鹏也开始闭关调制以不死草为主材的魔药,虽然这份魔药原本是打算用来自身突破圣域至半神的境界屏障的,但本来就是增厚精神力修为的药剂,不能用来提升大境界,现在拿来提升半神阶位的小境界也没差。

    当然,魔药本身的配置成分需要略作一定的修正。

    狩龙猎手团数百年来的资源储备丰富至极,在这秘密基地朱鹏基本不太用担心辅材不足的情况,但除了少部分时间用于调配工序极为复杂的药剂外,绝大部分时间里朱鹏都在打坐炼心,打磨心境。

    一味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一个人的气质会变得阴沉而猥琐,渐渐失去正大光明的气韵,朱鹏这些年沉浸于死灵法术体系,若说完全不受影响也是不可能的,但他毕竟根基深厚,在对自己的状态有所察觉后,一有机会就会闭关打坐洗涤纯阳道心。

    古人一日三省其过,这其实就是一个炼心的过程,只是儒家炼心法炽烈阳刚太过,不如道家炼心法阴阳吞吐的圆融。儒家炼心法有些佛门一念不起的味道,邪心杂念稍有生出就要予以打灭,苛求太过,绝大多数人反而做不到了。

    而能够做到的大儒,不是天赋异禀,就是垂朽老迈,老人的**本就不及年轻人强烈,自然更容易三省其过,打磨炼心。

    朱鹏独身盘坐于一间秘室当中,反思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直视自身**,疏导其中暴虐、阴暗,纯阳仙心最可怕之处就在于,它可以在正视降伏自身魔意邪念后,将之转化为自身燃烧强盛之资粮,让修炼者的意志力更加强悍、进化得更加无懈可击。

    (这段时间以来,我利用影的心理破绽,对于米娜、米琪、德猜的压迫的确太过了。然而,既然受雇而来,过来杀我,那么技不如被人反制却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更何况在我的手段之下,狩龙猎手团内部的矛盾被提前引发并化解了,虽然给我当奴作仆并不如她们所愿,但他们也总算因此避过了最后那最惨烈的结局。)通过推衍演绎法,朱鹏知道如果没有自身的介入的话,狩龙猎手团内部的矛盾会被一直压制下去,最后能量日益积蓄雄浑,像一座火山一般喷薄爆发。

    因为怒瑞太强也太蛮横霸道了,无可否认无论是影、米娜、米琪都是对他有手足兄弟之情的,但他们都是拥有着各自独立人格的高阶生命体,尤其是龙族的血脉,更加重了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隐藏。

    怒瑞天生有一定的智力缺限,后来晋升圣域、半神后,虽然硬生生得弥补回来,甚至变得理智而机敏,但前期的空白导入金龙的霸道,龙族的性情在其不自知的情况下对其影响过大了。

    同时,银龙的随和也影响着米娜、米琪姐妹,因此她们倒没觉得怒瑞怎么怎么样。

    然而分别强化黑龙血统的德猜与强化影龙血统的影,心中的负面情绪就滋生得比较严重了,德猜还可以因为怒瑞的强大而选择臣服,但对于影来说,挣脱束缚与压迫的渴望始终都在折磨着她。

    若没有朱鹏在中心突然插入进来,狩龙猎手团最后的结果恐怕是爆发一场血的内讧,最后除了彻底发狂的怒瑞外,谁都不能活……怒瑞也可能在最迟心神崩溃,伏剑而死。

    (现在,至少影没有彻底发疯,怒瑞也没有挂掉,几十几百年后当影感到后悔时,放了怒瑞也就是了,虽然狩龙猎手团无论如何都不复存在了,但至少大家好聚好散,不至于最后反目厮杀。)审视着自身的**,推衍着自己插入其中后所带来的变数与利弊,打磨着自身的心灵。

    哪怕在生命境界上已经修到五阶超凡的地步,朱鹏在心灵修养方面依然是神秀和尚:“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钡木辰?。

    并没有达到佛门六祖慧能所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蹦呛愠2槐?,固化永存的境界。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这具身体四阶半神的修为向下拉低了自身的心灵修为,如果是超凡体魄、超凡修为、超凡心境,其心境的稳固也许就会更趋近于恒常不变,永不动摇。

    “得道容易守道难,若不静修打坐,修正并锻化心灵,我也终究会心神崩溃成为一个普通人,时间真的是好可怕的存在,无止无休的前进流淌,可以让弱小变得强大,但也能让原本的强大重新变得弱小?!痹谕瓿梢淮喂魏?,朱鹏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感慨言道。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修行也同样是如此,只是这个道理知道的人太多,真正能引以为戒的人却太少。朱鹏并不认为自己享用影、米娜、米琪美人如玉有什么错误,生命阶位的进化本就是为体验更多更加的美好,但可以享用,却绝不能沉沦,否则心灵的堕落,往往是力量崩塌的开始。

    在洗炼并打磨心灵后,朱鹏在一番辛苦后完成了在白骨山脉获得的,以不死草为主材的魔药炼制。

    魔药炼成,第一件事当然是自己吞服增益精神力修为,吞服魔药这种事有点像锻炼身体,单纯进补却不锻炼没什么用处,单纯锻炼却不进补事倍功半,朱鹏在巫师世界的主体之所以不经常大量吞服各种增益精神力修为的魔药,倒不是因为朱鹏不会炼制或者舍不得资源钱财。

    而是作为谍影巫师,每次降临异世界后返回带来的精神力对于谍影主体而言本身就已经是大补了,朱鹏甚至需要因此经常性的以激斗来锻炼稳固精神力,以避免虚胖虚高。

    在这个世界可没有降临谍影逆向反补的收益,那么就只能自己调配魔药了,在吞服大半以不死草为主材的魔药后,朱鹏开始炼化在不死帝国西海岸一战中获得的半神尸骨。

    相比绝大部分死灵法师的疯狂爆兵流,晋升到圣域乃至半神的死灵法师必然会走上死灵召唤精锐化的道路,毕竟谁也不可能倚仗着低阶骷髅海淹没半神乃至更高阶存在,事实上那种层次的生命存在都具备一种最基本的能力,那就是飞……人家可以轻易飞到骨箭根本就射不到的高空,低阶骷髅兵何以攻击对手,靠叠罗汉往上爬吗?

    别说朱鹏的五具变异死灵召唤,就连他现在可以召唤的超精锐骷髅兵,现在许多都已经是半神尸身召唤出来的了。

    超精锐骷髅兵魔力高度汇聚,半神尸骨潜力也高,但朱鹏并不打算再继续培养更多的变异骷髅了,一方面兵贵精不贵多,五具变异死灵召唤已经要消耗掉大量的培养资源,另一方面超精锐骷髅兵再精锐也是炮灰消耗品,朱鹏更多追求的是让它们联成一体,获得整体品质的提升,而非继续各异的变异型进化。

    毕竟,朱鹏本身也需要对自身投入足够的关注度,以保持本身的剑圣战力。

    在朱鹏隐身于小型古堡当中静心闭关时,整个不死大陆的局势也充满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

    首先,兽人帝国内部的无尽深渊裂缝扩大了,更多的深渊恶魔自中涌出,同时其中也有巨大的恶魔领主身形,若隐若现着。对于兽人帝国内部的乱局,绝大多数的敌对方听闻此事后第一个反应是幸灾乐祸,但紧接着第二个反应却往往都是紧张,无论那群既肮脏又粗鲁的兽人到底有多么的不讨人喜欢,兽人帝国对于深渊大裂缝的镇压却始终是在维系着整个大陆的稳定。

    在这个世界虽然并没有唇亡齿寒的古谚语,但道理却是相通的,以兽人的狂妄与顽固,居然连它们都透露出已经撑不住的讯息,那就说明是真的支撑不住了,一场笼罩整个大陆的魔潮天灾,缓缓推进而来,乱将至。

    面对无尽深渊的吞噬侵袭,在这片大陆上的所有生灵,尽皆沉沦,无人可逃。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官仙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赘婿 末世变硬金刚 抱紧饲主大人 冷妃要休夫 探穴师之诡局 鬼眼 游戏四万年 重生之碾压万界 胭脂玉暖 超仙传 天使的秘密 终焉领主 无限异面之恐怖故事 变身魔物娘 娱乐足篮球 重生之大唐逍遥王 依傍竹林乐逍遥 村野小农民 罪无归路 凰惊天下:殿下,别傲娇! 败家神豪
  • 花生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2-15
  • 那你说说看,哪个国家什么时候是由劳动者主导的?[哈哈] 2018-12-15
  • 北京市海淀区:阜四文化小院民主自治 盘活老旧空间  2018-12-15
  • 图解:关于中国梦,习近平总书记这十句话直抵人心 2018-12-14
  • 杭州控烟令修改草案拟允许室内设吸烟区,控烟专家:跌破眼镜 2018-12-14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8-12-14
  • [微笑]不管到什么时候,人与人的差异性都是无法完全消除的!有些人在苦读,有些人在贪玩;有些人在练技,有些人在偷懒;有些人在创发,有些人在瞎混…… 2018-12-14
  • 外卖配送平台需要强制保险 2018-12-13
  • 2018年武汉轻工大学招生计划公布 在鄂招生2643人 2018-12-13
  • 昌吉市启动百日文化旅游活动 2018-12-13
  • 燃!来南京,看中国电科如何燃爆第八届世界雷达展 2018-12-12
  • 世卫组织更新《国际疾病分类》 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 2018-12-12
  •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专区——人文家国 历久弥新 2018-12-12
  • “民主”韩非子叫“亲下以谋上”投机,中国是义主《国语》“立义治律万物皆作,分均天才万物熙熙。” 2018-12-11
  • 新时代的政治宣言和行动纲领 2018-12-11
  • 949| 131| 285| 528| 861| 215| 825| 191| 842|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