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第十章:安斯坦恩岛,黄金航线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狂翻的咸鱼2 书名:黑巫师朱鹏_黑巫师朱鹏无弹窗_黑巫师朱鹏最新章节

山东11选5 www.r9mzn.cn     瀚海蓝天,大船行进当中。

    一身崭新重型甲的丹尼站在船头,作为一只旱鸭子,在不停摇摆的航船上全副武装其实很傻、很愚蠢,万一失足跳下去,绝对会像一个大铁块一样迅速沉底,救都没得救。

    但丹尼这家伙还是抚着自己光亮的甲衣不停地发出傻笑,对于自己跟随新老大后,立刻获得一件全身甲的馈赠感到满足无比,在中世纪一套全身钢甲,可绝对不是便宜货,几可说是除附魔装备以外的最昂贵物品了。

    而在此时此刻,朱鹏正在船舱中双手结印,沉浸于最深沉的冥想当中,随着这个身体精神力修为的渐渐提升,自己总算可以潜入到最深处、更深处的心内世界。

    事实上,如果想的话,朱鹏完全可以凭此时二阶顶的精神力修为基础,直接冲击成为三阶死灵法师,但他却并没有那么做。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成为三阶死灵法师后再晋升传奇圣域,是比较常规的,在不死大陆世人把职业阶位划分为:一、二、三阶然后是圣域、半神,神级。

    而在巫师世界体系视角看来,这个世界的所谓圣域其实就是传奇,就是三阶精英版,只是被这个世界认定为第四阶而已。

    在巫师世界,底蕴深厚的精英可以由二阶顶晋升三阶时直接成为传奇强者,而在这个世界这样的事凤毛麟角,在公众认知中几乎不存在,只能在高阶强者口中才能隐隐听到这样的口风传闻。

    朱鹏没兴趣突破到三阶然后再积蓄再突破一次晋升圣域,那样反而是在消耗自己宝贵的时间与潜力,但现在的一身修为是以左道法疯狂精进上来的,哪怕自身的灵魂本质强大无匹,想要丝毫不久后患也最好积淀、整理一下。

    在重新生成的心内世界中,近乎百分之九十五的空间都被一团混沌的光焰占据了,于火焰的中心处有着一团琥珀似的封存,那里面是一具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龙、背生双翼的庞大身躯,此时此刻他闭目沉睡着,哪怕朱鹏走上前去以手掌虚按呼应,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在迷雾始祖世界中,朱鹏为突破超凡,以肉身硬抗天劫双方同归于尽,迷雾始祖世界的位面意志被毁灭形成朱鹏晋升超凡的辅魂,但朱鹏的洪荒古巫真身连同灭世四剑也尽数被轰得灰飞烟灭。

    (……没关系,我已然成功晋升超凡,将混沌之焰转化为我的超凡魔力?;煦缰婵梢匀忌找磺幸部梢陨梢磺?,只要我的灵魂本质留存,肉身毁灭一万次也可以创造重生,只是这样一来想要翻转深渊恶魔牌,所需要的能量就太多了。)在心内世界当中,在那山岳似遮天蔽日的洪荒古巫真身面前,此时此刻一身白衣脸罩骷髅面具的朱鹏渺小的就好像一只蚂蚁般。

    然而,现在却需要以这只蚂蚁的力量,去不断寻找资粮、不断地堆积,然后重塑洪荒古巫体魄、灭世四剑,将深渊恶魔牌重新翻转过来,如此朱鹏才能返回巫师主世界。

    幸好,还有被动积蓄的命运卡牌可以提供一些助力,命运之力可以转化为多种力量,其中的一种功能就是补充深渊恶魔牌,虽然在此时此刻这种情况下多少有些杯水车薪,但对于现在的朱鹏而言,真的是蚊子腿也是块肉,他根本就不敢动用命运之力去支付其它任何事。

    在某种程度而言,命运之力代表着天(盖亚意志),深渊恶魔牌代表着地(无尽深渊的馈赠),而胜利誓约则代表着人(自身的好胜精神),其三者对于朱鹏而言就好像是天地人三才意味。

    (沉迷于往昔的强大当中没有任何的意义,我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专注于自身,只有自身变得更强,获得资粮的能力方才能变的更加强大。)收回虚按的手掌渐渐将之握紧,下一刻朱鹏双手伸展,那一身白袍的骷髅面具人身躯虚化消失于心内世界当中,唯独留下混沌之焰所封印中,恍若万古长存的半人半龙洪荒古巫真身。

    反归于现实世界,船舱里摇摆不断嘎吱、嘎吱得作响,不过对于中世纪的海上航行也实在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油灯并没有点亮,朱鹏讨厌它散发出来的气味,一朵朵幽冷的死灵骨火虚空漂浮着,扩散着森冷的光芒,除了把船舱映衬得有些像墓地外,实在没有其它什么好抱怨的了。

    在这个时候,木门被轻轻得敲响。

    “进来吧?!?br />
    走到一旁的椅子上翻起一本书一边阅读一边这样言道,仅仅只听这敲门声朱鹏就知道来的是谁,对于他这种老怪物来说这已经不是技能,而是自然本能了。

    木门被推开了,因为死灵法师住进来前,这门被重新修缮过,因此没有发出怪响。

    大胡子的船长探头进来,满脸谄媚的笑,实际上他是三阶的海上大盗,这个时代的船员遇弱是匪、遇强是民,良善人家肯当水手的不多。但这位船长似乎也深深知道眼前这个年轻死灵法师的前途与可怕,一路以来小心的奉承伺候,一心想结下个善缘。

    “维克托阁下,入夜了,我给您留了两个最好的姑娘,让她们来伺候您?”说着,大胡子船长拉开了门,让两名有些怯怯弱弱女人走了进来,看着这满房间飘舞的鬼火,其中一个胆小的有翻白眼的趋势。

    和地球中世纪的大航海不同,这个世界的船上是带着女奴或者船妓的,中世纪大航海时船上不允许带女人,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武力去镇压水手联合起来的暴动,而这个世界却是不同,船长往往就是三阶的强者,实力足够强就罩得住,随船妓女反而成了船长控制手下的一种重要手段。

    当然,随船妓女往往都是几十号人共用的,甚至干脆就是消耗品,一向挑食的朱鹏当然对这样的女孩无法产生任何的冲动。

    “没兴趣,退下吧?!毙睦镆埠芮宄思抑皇抢窠谛缘目推幌?,朱鹏挥一挥手让他们退下了,看得出那两个女孩因此长舒了一口气,对于强大、可怕、恐怖死灵法师的畏惧,让她们根本连抬起头看朱鹏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梢韵胂?,随着两个女孩回到船员间,一个又一个关于死灵法师的恐怖传说,又会衍生无数了。

    从圣坦丁堡帝**事学院毕业后,朱鹏雇佣了自己的手下败将重甲大剑士丹尼与二十五名老兵返回家乡。

    丹尼拥有的不仅仅是三阶战士的战力而已,作为圣坦丁堡学院的毕业生,他同时拥有相当的文书能力,有他的存在以及那二十五名老兵,在管理封地的许多事情上朱鹏就可以直接脱手了。

    除了为其购买甲胄之外,朱鹏还许诺丹尼一个空头支票,只要他全心全意的为自己工作,自己未来至少给他一个家族骑士身份。在丹尼看来,本届最强毕业生达秀-维克托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尤其是自己曾亲身败在他手下。

    ……………………

    老维克托紧握着手杖,穿着一身明显很旧的礼服走在小镇的大街上,他紧紧抿着嘴,仰起头,竭力想要保持住贵族不怒自威的威仪与气派。

    然而这个小镇的居民都已经知道维克托家是怎么回事了,尤其是前些年老维克托将家族唯一留存的两样财产,金怀表与旧马车也都卖掉后,就连街边的乞丐都知道维克托家族已经败落。

    唯一坚持着不愿承认的,其实仅仅只剩下老维克托自己而已,即非平民更非是贵族的身份,不仅仅让达秀-维克托在学院里饱受困扰,更让维克托一家在镇子里地位非常尴尬。

    事实上,若非镇子里的人还故道维克托家的二儿子去圣坦丁堡学院进修,这个腐朽的家族也许早就土崩瓦解了,老维克托的长子病死,二子达秀就是他此时的精神支柱,然而遥远的求学令双方的交流非常不便捷,别说时?;乩次衔送谐叛?,就连一年一封的信件都是昔日的达秀难以负荷的

    在这个时代,旅费和邮递费都不便宜。

    穿过令自己感到有些屈辱街道,尽管并没有人说什么,但仅仅只是那些平民的目光就令老维克托感到屈辱,家中的大夫人与二夫人已经布置好晚餐,二儿子在外求学十二年,二夫人是在这个过程中娶的,出身并不怎么好,但她需要老维克托作为镇长书记官的身份,老维克托垂涎她的美貌与钱财,尽管这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儿,但老维克托还是娶了她,并对她的女儿视同已出……和自己的长女莎儿般,都一样没有什么地位。

    两年后,二夫人为老维克托生了一个小儿子,她在家庭中的地位也算是骤升,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达秀,有信发回来吗?”以萝卜汤就着面包,老维克托这样问道,这是他每过一段时间都必然要问的问题,尽管达秀已经两年多没往家里传递信件了,或者是信件中途遗失了,或者是仅仅是学院的经济压力就已经令他感到不堪重负。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密集的,沉闷如雷般的马蹄践踏声,这声音在来到近处时渐渐止熄,这倒是让老维克托有些诧异,自己家这一片的房子已经是城中旧宅,会有什么能够让马队停步的东西……追捕逃犯吗?

    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渐渐传来,紧接着房门被敲响了,这一幕场景惊呆了并不宽敞房间里所有人。

    “咕哝”得一声,深深地咽了口口水,老维克托怀疑自己做假账贪镇子里钱的事是不是败漏了,但这样的事不至于派骑兵队来抓的地步吧?

    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有点较,其它人也都有些害怕,餐桌上老维克托的幼子因为感受到沉重的氛围而哭了起来,老维克托的大夫人与二夫人也脸色苍白,稍稍镇定些的反倒是餐桌上的两个女孩。

    丽莎勉强站了起来,走过去打开房间的门,如果来的真的是骑兵队的话,一扇单薄的木门也不可能挡得住他们。

    并没有什么血缘的妹妹伊莉娅也站起来跟随在丽莎姐身后给她壮胆,似乎是因为同样不受父亲大人的待见,因此这两个女孩相处的倒是很好,在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丽莎整个人的身形僵住了。

    这一幕看在后面老维克托的眼里,瞬间让他联想出无数非??膳碌幕?,比如说自己的女儿被一剑捅死了,冰冷的剑锋穿透她纤细的身体,殷红的血水流淌,生命流逝。

    “你们这混账放开我女儿,我是做了假账贪了丹尼尔那个老混蛋的钱,跟我女儿没有关系!”气血冲脑,似乎是祖先的血勇之气终究还没有在这个老人的身上完全消退,老维克托一把抄起自己的手杖冲了上去,然而看到的却是两个女儿让开后,达秀-维克托与镇长那张一脸懵逼胖脸。

    因为已经找不到家在哪里,或者说朱鹏也根本就不知道,因此朱鹏就丹尼去把那个和自己名字只差一个字的胖镇长给提来了,死灵法师身份,实封的贵族男爵,这样的双重身份已经足够这个小镇的镇长一路跪舔了……但老维克托的突然爆发令现场陡然变得很尴尬,朱鹏身后的丹尼握住自己长剑剑柄又放下,握住自己的长剑剑柄又放下,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杀胖灭口。

    气氛,一时尴尬的就像是有好多只黑乌鸦在空中呱呱叫着飞过。

    “父亲,您也真是的,贪污做假账这种事情您喊什么喊吗?我现在只能给丹尼尔镇长来个遗忘术,然后告诉他老人家从马上摔下来了,暂时性失忆?!币磐跽庵址ㄊ踔苯幼饔糜谌说木?,别说对职业者,就是对普通人的效果也很差,不少普通人都可以通缩强烈的精神刺激一类冲破传奇施法者的遗忘术效果,因为那个作用于人精神的法术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只要被反复冲刷,终究是能被破除的。

    但丹尼尔镇长这种明显不怎么懂得反思,精神力也很弱的人,想突破朱鹏的遗忘术也是满难的,朱鹏仅仅只是找话说而已,毕竟知道的资料实在太少,甚至达秀-维克托本人已经十二年没回来过了,他与朱鹏交接的时间也实在太短暂。

    拿着儿子给的钱币,两个女人两个女孩又兴冲冲得布置了好大一桌子酒菜,因为这处家实在太小了,因此朱鹏让丹尼带着老兵们暂时先回旅馆住,虽然家里的环境在很多方面而言还不如旅店。

    煮沸的牛肉浓汤、鲜猪肉、还有烤羊排。然后就是新鲜的奶酪和馅饼,最后还有一些蔬菜与瓜果,对于这个家庭来说这已经是极度丰盛的一顿饭了,老维克托尽量克制着,但依然吃了很多,他的脸膛胀红,老维克托非常清楚,随着二儿子的学成归来,维克托家族的复兴终于有了指望,说得再切实点,至少自己和一家人的后半辈子再也不用愁了。

    “帝**部给了我五块领地,其中有两块是颇为富裕的镇领,如果直接选择那两块领地中的其中一块的话,家里直接就能过上小贵族的生活,从这个角度来说军部真的是大出血了,难得的阔气一把?!?br />
    “不过那两块领地我都没选,我选的是这里,安斯坦恩岛,虽然目前仅仅只有一个贫瘠的小渔村,对面那座岛就是兽人帝国半人马一族的领地,但我仔细研究过,这些年来兽人帝国与我国关系良好,至少两百年内应该不会爆发大战,即便爆发大战,陆军才是兽人帝国的主力部队,安斯坦恩岛顶多受到一些波及并不会首当其冲?!蓖聿凸讨?,朱鹏拿出很简略粗糙的地图在老维克托面前指点勾画着。

    在他的构思当中,在安斯坦恩岛建立维克托一族的大本营,攻略下边境线意识、尤其是海域边境线意识相对淡薄的兽人岛屿,然后与大陆上不死帝国的重城威尼城遥遥呼应,立刻就能构建出一条刷钱一样的黄金线路。

    临近大陆的海岛势力,各种优势实在是太多了,就像地球时代的大不列颠与东瀛,当大陆势力衰弱时,它们进可攻,当大陆势力强盛时,则是退可守,大陆漫长的海岸线想要完全封锁几乎是做不到的,因此处处都是可攻击点,但海岛一方的优良港、适宜登录点就那么几处,因此防守难度很低。

    这样俯览式的地域优势,也是大不列颠与东瀛都曾经崛起的重要优势,但海岛国家的综合潜力总实力总是有瓶颈上限的,而对于一个贵族家族来说,这样的缺陷则根本不是缺陷。

    反之,不选择安斯坦恩岛而选择那两处富裕的城镇封地的话,则完全就没有施展身手扩展家族力量的余地了,不死帝国内陆城镇中的各种贵族势力盘根错节,即便是晋升圣域法师也顶多让人家分你一杯羹,想要肆意吞吃吃到饱,只会被人群起而攻之。

    当然,朱鹏还有开发海洋资源,给自己刷钱的想法,在这个高魔世界,平民生产的资源都是集中供给强者、贵族阶级的,因为近乎绝对的力量差距,资源分配到平民身上的非常少,一具星球陆地资源大概仅仅只占据位面资源的百分之三十左右,甚至往往还不到,若是可以适当的开发海洋资源,哪怕只开发出一小部分,对于平民来说这都将是巨大的福音。

    当然,对于盘踞安斯坦恩岛的维克托家族来说,这将意味着滚滚而来的金币。

    ………………………

    通过学院十强赛,朱鹏狠狠得刷了一大笔钱,以杀戮恶魔的几百金币起步,战胜肯纳顿时翻了几番,战胜尼古拉斯-隆时又翻了十几番,最后落在手里的金币有两万多了,重量甚至达到一百多公斤,若非记得了十强赛冠军获得了魔戒滴血之石,朱鹏想要将这些金币都带在身上还真的是很麻烦。

    在家里,朱鹏给了老维克托两个选择,要么自己留下一笔钱让家人舒舒服服得住在镇子里,要么全家一起去封地,虽然现在那里算不上有多好,住起来可能还没有小镇住得舒服,但那里是家族的实封领,维克托家族未来的根基之地,早一步到那里就可以早一步开发它。

    老维克托的决断下得很果决,他直接决定全家全部前往安斯坦恩岛,为了照顾女眷朱鹏买了一辆马车,自小就在镇子里从未出过远门的两个妹妹在马车里面向外眺望着。

    朱鹏虽然是法师,但他同样骑着马甚至在一侧触手可及的位置放着剑,事实上若非担心太惊世骇俗,朱鹏甚至想往法师袍上罩上链子甲,至不济一身皮甲也行,没有横练护体,即便有白骨武装时时的蓄势待发,朱鹏也一样很不习惯。

    在这个时代,人类与大自然的抗争依然在继续,不死帝国的境内治安条件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但盗匪依然在山野间横行,当然,最大的威胁还并不是尚能沟通的他们,而是于林荫当中奔走咆哮的狂兽。

    食人魔,江湖人称蓝胖胖,成年完全体后直接就是强三阶的战斗力,其中的异变体、精英体,则是圣域生物,最强壮恐怖的双头食人魔首领拥有双重施法能力,战斗力甚至可以匹敌巨龙,全副武装后陆地战斗力犹胜巨龙一筹。

    不死帝国由于死灵法术盛行,人权意识相对淡薄,监狱里的罪犯、死囚往往成为实验品、解剖材料不说,敌国战俘一类更是逃不脱相类似的待遇,实验过去剩下的碎肉也是浪费,因此许多高阶死灵法师就有畜养食人魔的习惯,食人魔那强横无匹的胃再加上极宽泛的食谱列表,令它们往往能成为相当不错的垃圾筒,紧急情况下还可以拉出来充当战力。

    在狭窄的空间,全身重型钢板甲的食人魔手持钢铁狼牙棒那真的就是人间凶器,无法飞翔或者不及飞翔的巨龙真的会被正面锤死,即便是硬刚比蒙巨兽也是五五开的。

    并且这种被肠胃掌控着大脑的生物,对长期喂食它的人会产生好感,只要不饿就不会攻击,甚至愿意听从命令,成功吃饱的蓝胖胖是一种颇为呆萌可爱的生物,尤其还服从管理,在深渊尚未入侵之前不少高阶死灵法师都愿意养一头。

    因为驯养食人魔的潮流已经过去了,因此山野间奔跑的蓝胖胖们又多了起来,朱鹏与自己的二十六名手下、一家子人的队伍正巧就碰上了一支商队被食人魔群落打劫,食人魔这种生物最难缠的一点在于,只要食物足够,它们是愿意群居的……商队雇佣兵在挥舞着大树杆的五头食人魔面前根本就丝毫无还手余地,聪明的抢了匹马奔路而逃,而那些忠心死战的,则直接被大棒拍得把内脏都打吐出来了。

    “维克托学长,我们帮不帮忙?”

    丹尼之所以说这番话,是因为他知道食人魔在吃饱后是没有攻击性的,而商队里的人已经死了一地,这个时候已方队伍从一旁穿过去,是有可能安全通过的,若是可以,没有人想迎战五头食人魔。

    “……我也不大想打,但好像由不得我们来选?!钡つ崴档慕鼋鲋皇谴涌伪旧峡蠢吹某@?,但此时此刻面前这五头食人魔都已经杀红眼了,有一些还负着伤,不将视野范围内的所有人形生物杀干净,它们恐怕根本不会停。

    (是我大意了,本以为在帝国境内不会遇上什么事,也就没有派斥侯。)

    “丹尼,留在这里?;の业募胰??!绷粝乱痪浠?,朱鹏策马抽剑犹如翱翔的苍鹰般扑向正在被屠杀的商队队伍,其实如果把丹尼和老兵都带过来的话,一定可以更快的结束战斗,但已方也必然会有死伤,现在自己上来虽然商队的死伤会更进一步,但至少维克托一家是绝对安全的。

    (五头食人魔,那说明这附近有一个食人魔小群落,听说这种生物的繁殖能力惊人,杀光它们捉一些小的蓝胖胖带回去养。)不死帝国不再流行豢养食人魔,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深渊入侵,魔化这种事就像传染病一样扩散着,而魔化后的食人魔战力惊人六亲不认,抗衡法术控制,当被自己食人魔锤死啃食的死灵法师太多时,当然就没人愿意养了,养一条狗天天追着咬主人,真的还会有人愿意养狗吗?

    然而朱鹏是恶魔真身,即便食人魔魔化,他对其反而有双重控制力,因此他豢养起来是没有顾忌的。

    白骨武装随着魔力在自己身躯上扩散,策骑冲锋顺势斜剑一斩,在那完美的斜月形剑锋轨迹下,一头正在杀戮的食人魔被瞬间削首,那胖胖的大头在鲜血中飞舞时似乎都不信,自己强悍无比的**怎么会瞬间变得如此不堪、无力!

    其实这再正常不过,外骨骼白骨武装覆盖再以魔力加持下,朱鹏的基础素质至少达到三阶,策骑冲锋加上马力,配合朱鹏的剑圣修为,突袭之下瞬杀一头蓝胖胖再正常不过了。

    在巨大的力道反作用力下,驾驭骑乘的战马扬蹄而起,仰头嘶鸣。

    朱鹏的一支手掌向前虚按,他左手上那枚华丽古典的红宝石戒指闪烁着光芒,下一刻一具双持獠牙重锤的龙鳞血骷髅出现,在朱鹏的意志控制下这头血骷髅开始迎击向一头被商队纠缠的食人魔。

    朱鹏的战术就是在以商队普通人的命换取相对优势兵力的格杀效率,骷髅复苏法术启动,二十多具新鲜出炉的骷髅兵一瞬间脱离尸体围绕上那些食人魔,它们的战斗力当然远远弱于朱鹏只召唤五具的状态,但如果仅仅只是拖时间纠缠的话,却完全足够了。

    因为朱鹏的出现,商队里原本已经被杀得哭爹喊娘完全绝望的商旅们开始奋起余勇,其中的有一些还往朱鹏的身边凑,想要寻求朱鹏的庇护。

    猛地一拉缰绳,朱鹏绕过避开了他们,被他们围住了然后让食人魔冲过来打固定靶?

    就像溺水的人会死死抱住施救者一样,也许这是他们的求生本能,但也不能什么都惯着,否则你会被他拉下去一块淹死。

    一些求救者看追不上朱鹏,远远看到马车与骑兵队,他们居然往维克托家的方向上路,无论是不是抱着祸水东引的心思,还是单纯的本能反应,这都让朱鹏猛地一皱眉,然后他反手一弩出手直接将一名奔跑在最前面的商人射杀。

    有他做示范,那二十五名已经掏出军弩的老兵完全不需要再等丹尼的犹豫不决了,齐齐的一轮射杀直接让那些商旅止步,这二十五名老兵都是朱鹏精挑细选过的,手上有茧,眼睛发灰,每个人在战场上至少都杀过二十人以上,不然朱鹏也不会花大价钱雇佣他们然后给他们配上战马与武器,这将是维克托家族的第一支家族骑兵队,有这二十五人,两百人以下的海盗、海贼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与这些老杀才相比,丹尼的实力也许更强,但他的心还欠缺着磨砺。当然,若是像维克托老爹那样日常做假账的老油子,朱鹏未必愿意雇佣。

    马车当中的丽莎与伊莉娅原本都探出头,一脸倾慕的注视着自己哥哥策马挥剑的英武之姿,丽莎还好一些,那毕竟是自己老哥,而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伊莉娅此时此刻已然是面若桃花了。

    然而接下来朱鹏毫不犹豫下令杀人的一幕,却让这股子倾慕崇拜之情如同泼了一盆冷水,两个女孩都惊叫着缩回了马车,反倒是在一旁骑着马捶着后背的老维克托一脸满意。

    在老维克托,冰冷无情、心狠手辣是成为一名大领主的基础素质。这种认知,在这个时代不能算是错的。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胜者为王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武林高手在校园 末世变硬金刚 抱紧饲主大人 冷妃要休夫 探穴师之诡局 鬼眼 游戏四万年 重生之碾压万界 胭脂玉暖 超仙传 天使的秘密 终焉领主 无限异面之恐怖故事 变身魔物娘 娱乐足篮球 重生之大唐逍遥王 依傍竹林乐逍遥 村野小农民 罪无归路 凰惊天下:殿下,别傲娇! 败家神豪
  • 三颗迄今最年轻行星现形 2018-10-22
  •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2018-10-21
  • 拼多多:你的梦想难道是成为下水道吗(原创首发) 2018-10-21
  • 中国电信安康分公司60家智慧家庭便民服务中心盛大开业中国电信安康-最新活动 2018-10-21
  • 四个"记者团"与一个"培训班"的故事 2018-10-20
  • 闸口上安家28年 他守护着乌伦古河 2018-10-20
  • 土耳其机场恐袭主谋曾被俄通缉 获欧洲保护13年 2018-10-19
  • “四大发明”是什么制? 2018-10-19
  • 墨玉县发展农村电商破解脱贫难题 2018-10-19
  • 江苏如皋一工厂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官方:严肃追责 2018-10-19
  • 招聘启事丨西部网诚聘新媒体编辑记者、实习编辑等人员 2018-10-18
  • 风水神话的回帖除了对我的攻击以外吗,别的还有什么吗? 2018-10-18
  • 海南将与香港携手开拓国际客源市场--旅游频道 2018-10-18
  • 承载历史使命的 “乡村振兴”,城乡共同参与 2018-10-17
  • 端午话药浴: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8-10-17